腾达电脑城招聘电脑维修技术员,QQ:5025700 联系电话:13831137800            欢迎各企事业单位、门店和房产中介加盟本站           栾城区腾达电脑城 栾城区华兴街金方城1号 联系电话:13831137800          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新闻频道 >> 栾城名人 >> 正文

栾武子

我要评论  2017-5-19 14:51:59   浏览次数:
  在栾城西北两公里处有一土丘,甚是高大。土丘四周树木茂盛,虽历经岁月沧桑,但依稀还可见当年丘台的庄严、雄伟。这个土丘,被当地老百姓称为栾武台。


  《栾城县志》记载:“栾武子庙,在城西北五里高阜,有祠一。”几年前,曾在这个高丘附近挖出一通明代嘉靖年间《栾武子祠堂记》碑,碑文生动描绘了当时栾武子庙及庙会的盛况:“庙周围计二百六十步,门前有空地二亩二分,中有神路一条,长二百零五步,阔三步零小三尺,计地三亩,两旁栽植树林……”“会内有两集,四月十六日一集,五月初一日一集……”高丘之上,庙宇森然,香烟袅袅,两旁绿树葱茏,善男信女摩肩擦踵前来这里朝拜,感恩这个被称为栾武的先人。

  栾武,何许人?这还要上溯到两千多年前。

  春秋时期,晋靖侯有一庶孙名叫宾,姬姓栾氏,因其父为栾氏,遂改成栾宾。自此始有栾姓,故栾氏后人尊栾宾为栾姓的得姓始祖。

  当时,栾氏在晋国为显族。栾宾的孙子栾枝在晋文公时任下军主将,曾孙栾盾在晋灵公时任下军主将,俱在六卿之列。栾宾的六世孙,即栾书,一称栾伯,谥号武子。

  “公之功尤出管仲右也……匪但纾晋君东顾之忧,而栾人饮慧乐业,咸赖公之赐焉……而栾人四之如昨,岁月二祀,主以邑侯。”这个栾书有何功劳,让后人如此推崇?

  栾书,生年不详,卒于公元前573年。公元前597年,栾书入六卿,为下军之佐,前588年提升为下军主将,前587年为中军,统帅三军,开始了长达14年的执政生涯。他于景公、厉公、悼公时任卿,为晋国权臣。

  晋景公十三年(前587年),栾书升任中军元帅,因郑伯伐许,他统帅晋军伐郑以救许,而楚国子反则率师救郑。郑伯和许男在子反那里争讼,子反叫他们到楚国听楚王判断。郑人到楚争讼,没有胜诉,楚人抓住郑国的皇戍和子国两人。郑伯回国后转而派人和晋国媾和。景公十五年,郑国和晋国结盟。楚国由于郑国倒向晋国,派子重伐郑。晋栾书救郑,楚师还,晋师遂侵蔡。楚公子申等救蔡,晋赵同、赵括等要求与楚交战,知庄子、范文子、韩献子三人谏止。当时有人以军官中主战者有十一人、而反对者仅三人为由,主张应听从多数人的意见。但栾书认为,同样是吉祥善良才听从多数,而吉祥善良是大众的愿望,现在有三位大臣主张,可以说是大众了,最终三卿的正确主张被采纳。栾书这一决定,得到了“从善如流”的赞扬。

  晋厉公三年,秦桓公与晋有令狐之盟,而又召来狄人与楚人,要引导他们进攻晋国。栾书统帅晋军与诸侯军和秦军战于麻隧,大败秦军。

  晋厉公五年(前576年),郑国叛晋联楚,仗恃有楚国做后盾,兴师攻打宋国。郑国的所作所为,直接违反了诸侯的盟约,且为楚国势力北上提供了便利条件,于是晋国下决心讨伐郑国。执政大臣讨论此事,范文子认为“不可”,栾书却认为:“不要在我们这一代失去诸侯的支持,一定要讨伐郑国。”前575年,以栾书为中军元帅,联合齐、鲁、卫等国一道出兵,讨伐郑国、楚国。两军会于鄢陵(今河南鄢陵西北),楚军大败,楚王中箭险些丧命。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“鄢陵大战”。

  以上史实,足以证明栾书在当时的晋国可谓军功赫赫。正因为栾书功高六卿,才得以食采栾邑。栾城从此才有其名。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功高盖世的元勋,却一生清贫。现在的中学课本中有一篇课文《叔向贺贫》,讲的就是栾武子的故事。

  晋国的一位大臣叔向,有一天去拜见韩宣子,宣子正为贫困而发愁,叔向却向他表示祝贺。宣子说:“我空有晋卿的虚名,却没有财产,没有什么可以和卿大夫们交往的,我正为此发愁,你却祝贺我,这是什么缘故呢?”

  叔向回答说:“从前栾武子没有百人的田产,他掌管祭祀,家里却连祭祀的器具都不齐全,可是他能够传播美德、遵循法制,名闻于诸侯各国。诸侯亲近他、戎狄归附他,因此使晋国安定下来,执行法度,没有弊病,因而避免了灾难。传到桓子时,他骄傲自大、奢侈无度、贪得无厌、犯法胡为、放利聚财,该当遭到祸难,但依赖他父亲栾武子的余德,才得以善终。传到怀子时,怀子改变他父亲桓子的行为,学习他祖父武子的德行,本来可以凭这一点免除灾难,可是受到他父亲桓子罪孽的连累,因而逃亡到楚国。那个郤昭子,他的财产抵得上晋国公室财产的一半、家里的佣人抵得上三军的一半,他依仗自己的财产和势力,在晋国过着极其奢侈的生活,最后却被陈尸朝堂,他的宗族也在绛邑被灭绝。那八个姓郤的有五个做大夫、三个做卿,他们的权势虽大,可一旦被诛灭,没有一个人同情他们,就是因为他们没有德行的缘故!现在你有栾武子的清贫境况,我认为你能够继承他的德行,所以表示祝贺。如果不忧虑道德的不曾建树,却只为财产不足而发愁,要表示哀怜还来不及,哪里还能够祝贺呢?”

  宣子于是下拜,并叩头说:“我正在趋向灭亡的时候,全靠你拯救了我。不但我本人蒙受你的教诲,就是先祖桓叔以后的子孙,都会感激你的恩德。”

  栾氏、郤氏两大家族的兴亡,使我们当代人得到许多教益。对照两千多年前的栾武子,我们真的需要更多地反思。 郭俊岭

分享到:
用户名: 密码: 匿名 注册 忘记密码

注意:遵守《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》,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,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。

验证码: 看不清楚,点此刷新! 查看评论